位于非洲西北部的马里是联合国在全世界开展的13个维和行动中伤亡人数最多的一个任务区。这个历史上曾经的文明古国由于社会动荡和自然条件恶劣而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远远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

  近些年来,反叛和恐怖势力的猖獗更使这个国家深陷危机之中。然而在这里,在不幸之中却有一个强大的联合国维和行动在努力确保稳定,保护平民的安全,支持马里进行政治过渡。

  王瑜是联合国马里维和行动位于该国东部加奥战区的一名上尉,目前主要负责维和行动的工程协调工作,涉及道路、桥梁、机场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维和特派团营地本身的建设等方面工作。她参加马里维和行动已有3个半月的时间,对马里社会的方方面面有着很多新鲜感受。

  马里夏季异常炎热,特别是在五六月份,这让在中国对空调习以为常的王瑜不能不说是“印象深刻”。

  “现在几乎每一天我们室外的温度都会达到42、43度,有几天是45度,最低温度也有30度。我们主要是在室内上班,有空调还好一些。但是对于一些施工人员,比如我们的工兵分队,他们需要去室外做建筑的时候就比较困难。还有对当地人来说,他们没有经济能力,他们有些人甚至连房子都没有,都是一些草屋,对他们来说,空调肯定是遥不可及的一件事。” 王瑜告诉联合国新闻记者。

  马里北部深入撒哈拉大沙漠腹地,夏季多发沙尘暴。刚到东部战区后不久,王瑜就遭遇了生平第一次沙尘暴。

  王瑜回忆:“大概是4月中旬,当时突然间就起了特别大的风,感觉要把房顶掀了,后来突然间沙子整个被卷起来,像一堵墙一样滚滚涌过来。等到沙尘暴过后,任何你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是沙子,哪怕我们住在集装箱里面,也不知道从哪里渗进来的,无孔不入。”

  在联合国衡量世界各国综合发展水平的指标——人类发展指数的排名上,在190多个国家中,马里2019年的排名是第184位。因此,马里的医疗卫生条件也极其落后。

  “就像这次(新冠)疫情来了,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平均十万人有一个床位,整个国家就只有20台呼吸机。前不久我们中国还援建了一个方舱,有400张床位。”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截至5月21日,马里共有930多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其中50多人死亡。联合国马里维和行动共有1.5万多名军事、警察和文职维和人员,其中也出现了病例。

  对于生活在和平而繁荣的世界中的人们来说,王瑜所描述的维和生活的艰苦是难以想象的。但是王瑜并不这样看,她反而轻描淡写地说,看到马里人的生活,她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倍加珍惜,尽管三个多月都没有吃过蔬菜,联合国提供的生活条件对她来说已经“足够好”。

  王瑜告诉记者:“我来到这儿之后,生活上会比自己想象的稍微好一点,因为这边有三支中国分队可以依靠。有分队在,可以给你做口中国饭吃,你身边有中国人可以跟你说会儿话、聊会儿天,所以对于精神上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个缓冲。”

  马里被称为世界上从事维和行动最危险的国家之一,从2013年这个特派团建立以来,目前已经有209名维和人员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牺牲。

  王瑜所在的整个超营遍布了掩体,当灾难、危难来的时候,他们就跑到里面去。其实掩体也就是一个集装箱,在集装箱的上面堆三层沙包,在集装箱的外围有一个保护层。

  在最近3个半月的时间里,王瑜和战友们已经多达四五次必须跑到掩体内寻求安全。平时,营区也会开展一些应对的演习和操练。

  王瑜说:“我们只要出超营,就必须要带上头盔跟防弹衣,同时还要有警卫护卫,每个月都会有维和人员在外面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排除很多的简易爆炸物。当然也会有因不小心没有探测到而受伤的。上个月,斯里兰卡分队出去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就压到一颗雷,爆了之后,车里有一个人手脱臼了,另外一个人腿断了,就截肢了。我之前见过那个人,现在看到他瘦了二三十斤。其实这些事对我们的伤害还是挺大的。”

  在马里,每个月都有好几起恐怖和暴力事件,包括马里军队和支持马里军队反恐的法国军队不断受到袭击。

  “会采用一些非常极端的方式去杀害平民,显示他们的存在,显示他们有能力。还会发射一些武器、一些简易爆炸物什么的。当地是非常穷的,为了显示自己,他们就拿个汽油桶这样就炸了,或者有一些在车上放,然后直接冲进来跟你同归于尽。”

  维和人员工作的环境充满了危险,人人都会感到担心,王瑜也一样,但她同样坦然地去面对这样的客观环境,尽最大的努力去保护自己,同时尽自己的全力去做更多的工作,去造福当地人。

  “马里就是这么危险,就是那么残忍,你就必须去调整自己。因为在外面工作,你代表的不仅是个人,也代表了我们中国的形象,我们也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内心和良好的形象来面对这些情况。”

  王瑜的女儿小椰子现在2岁半了,正是最需要妈妈的时候。身在遥远的非洲维持和平,王瑜十分想念她,几乎每天都要通过微信跟孩子讲讲话,问问她好不好。

  “作为一名母亲,我对孩子来说,意义是非常大的,但是我也不仅是个母亲,我还是一名军人。从另外一方面讲,我做的这些以后也可以给我的孩子当一个榜样,我相信也会成为她的骄傲。”王瑜说。

  位于非洲西北部的马里是联合国在全世界开展的13个维和行动中伤亡人数最多的一个任务区。这个历史上曾经的文明古国由于社会动荡和自然条件恶劣而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远远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

  近些年来,反叛和恐怖势力的猖獗更使这个国家深陷危机之中。然而在这里,在不幸之中却有一个强大的联合国维和行动在努力确保稳定,保护平民的安全,支持马里进行政治过渡。

  王瑜是联合国马里维和行动位于该国东部加奥战区的一名上尉,目前主要负责维和行动的工程协调工作,涉及道路、桥梁、机场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维和特派团营地本身的建设等方面工作。她参加马里维和行动已有3个半月的时间,对马里社会的方方面面有着很多新鲜感受。

  马里夏季异常炎热,特别是在五六月份,这让在中国对空调习以为常的王瑜不能不说是“印象深刻”。

  “现在几乎每一天我们室外的温度都会达到42、43度,有几天是45度,最低温度也有30度。我们主要是在室内上班,有空调还好一些。但是对于一些施工人员,比如我们的工兵分队,他们需要去室外做建筑的时候就比较困难。还有对当地人来说,他们没有经济能力,他们有些人甚至连房子都没有,都是一些草屋,对他们来说,空调肯定是遥不可及的一件事。” 王瑜告诉联合国新闻记者。

  马里北部深入撒哈拉大沙漠腹地,夏季多发沙尘暴。刚到东部战区后不久,王瑜就遭遇了生平第一次沙尘暴。

  王瑜回忆:“大概是4月中旬,当时突然间就起了特别大的风,感觉要把房顶掀了,后来突然间沙子整个被卷起来,像一堵墙一样滚滚涌过来。等到沙尘暴过后,任何你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是沙子,哪怕我们住在集装箱里面,也不知道从哪里渗进来的,无孔不入。”

  在联合国衡量世界各国综合发展水平的指标——人类发展指数的排名上,在190多个国家中,马里2019年的排名是第184位。因此,马里的医疗卫生条件也极其落后。

  “就像这次(新冠)疫情来了,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平均十万人有一个床位,整个国家就只有20台呼吸机。前不久我们中国还援建了一个方舱,有400张床位。”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截至5月21日,马里共有930多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其中50多人死亡。联合国马里维和行动共有1.5万多名军事、警察和文职维和人员,其中也出现了病例。

  对于生活在和平而繁荣的世界中的人们来说,王瑜所描述的维和生活的艰苦是难以想象的。但是王瑜并不这样看,她反而轻描淡写地说,看到马里人的生活,她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倍加珍惜,尽管三个多月都没有吃过蔬菜,联合国提供的生活条件对她来说已经“足够好”。

  王瑜告诉记者:“我来到这儿之后,生活上会比自己想象的稍微好一点,因为这边有三支中国分队可以依靠。有分队在,可以给你做口中国饭吃,你身边有中国人可以跟你说会儿话、聊会儿天,所以对于精神上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个缓冲。”

  马里被称为世界上从事维和行动最危险的国家之一,从2013年这个特派团建立以来,目前已经有209名维和人员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牺牲。

  王瑜所在的整个超营遍布了掩体,当灾难、危难来的时候,他们就跑到里面去。其实掩体也就是一个集装箱,在集装箱的上面堆三层沙包,在集装箱的外围有一个保护层。

  在最近3个半月的时间里,王瑜和战友们已经多达四五次必须跑到掩体内寻求安全。平时,营区也会开展一些应对的演习和操练。

  王瑜说:“我们只要出超营,就必须要带上头盔跟防弹衣,同时还要有警卫护卫,每个月都会有维和人员在外面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排除很多的简易爆炸物。当然也会有因不小心没有探测到而受伤的。上个月,斯里兰卡分队出去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就压到一颗雷,爆了之后,车里有一个人手脱臼了,另外一个人腿断了,就截肢了。我之前见过那个人,现在看到他瘦了二三十斤。其实这些事对我们的伤害还是挺大的。”

  在马里,每个月都有好几起恐怖和暴力事件,包括马里军队和支持马里军队反恐的法国军队不断受到袭击。

  “会采用一些非常极端的方式去杀害平民,显示他们的存在,显示他们有能力。还会发射一些武器、一些简易爆炸物什么的。当地是非常穷的,为了显示自己,他们就拿个汽油桶这样就炸了,或者有一些在车上放,然后直接冲进来跟你同归于尽。”

  维和人员工作的环境充满了危险,人人都会感到担心,王瑜也一样,但她同样坦然地去面对这样的客观环境,尽最大的努力去保护自己,同时尽自己的全力去做更多的工作,去造福当地人。

  “马里就是这么危险,就是那么残忍,你就必须去调整自己。因为在外面工作,你代表的不仅是个人,也代表了我们中国的形象,我们也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内心和良好的形象来面对这些情况。”

  王瑜的女儿小椰子现在2岁半了,正是最需要妈妈的时候。身在遥远的非洲维持和平,王瑜十分想念她,几乎每天都要通过微信跟孩子讲讲话,问问她好不好。

  “作为一名母亲,我对孩子来说,意义是非常大的,但是我也不仅是个母亲,我还是一名军人。从另外一方面讲,我做的这些以后也可以给我的孩子当一个榜样,我相信也会成为她的骄傲。”王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