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浙江卫健委7月12日披露,7月11日0~24时,浙江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加纳输入)。截至11日24时,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270例(境外输入病例51例)。

郑某某,男,45岁,在加纳经商,6月17日出现发热、咳嗽、胸闷、气急等症状。

7月10日包机回国到达杭州市萧山国际机场,直接经120转运至杭州市西溪医院隔离治疗;

该病例加纳所在地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自述发病前2周左右曾接触过1例确诊病例,结合患者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测结果,经专家会诊后,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

“郑某某”是中加贸易商会会长。据其合作伙伴姜先生介绍,他们是2004年到非洲开拓市场的,在西非很多国家都设立了贸易公司。他负责国内采购,基本在国内,一般在温岭。郑先生负责销售,住在加纳首都阿克拉。

加纳,位于非洲西海岸,是一个人口不到3000万的小国家。这个国家比较贫穷,人均GDP只有1000多美元。60多年前,加纳被称为“黄金海岸”,原因就是这个地方盛产黄金。

6月17日上午,郑先生在当地参加了一个捐赠活动,活动规模不大,才几十个人参加,但规格挺高,加纳国家卫生部一个副部长也参加了。当天下午,郑先生就出现发热、咳嗽、胸闷、气急等症状。

记者了解到,在加纳做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不是想检测就能检测到,需要预约排队,因为是国际友好人士,他得到了优待,随到随测。检测费用一次200多元人民币,当地人一个月平均工资才700元左右。

因为孩子在国内上大学,妻子陪着,郑先生独自在加纳。他和当地公司里的10个员工,一起住在一幢别墅里。

和郑先生同住的一个小伙子,去检测后,也确诊了,但没一点状况,是比较典型的无症状感染者。对方没一点事,给了郑先生强烈的心理暗示:这病没什么大不了的,是自己想多了。

之后的5天里,郑先生没有服用药物,每天去当地中国人开的一家小医院挂个盐水。

在第二个5天,郑先生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心理暗示已经没作用,人越来越难受,呼吸都困难了,血氧饱和度只有87%。

血氧饱和度是指血液中与血红蛋白结合的氧气占血液中全部氧气的百分比,正常范围是95%-98%。血氧饱和度低于90%,就会出现明显的缺氧症状,病人会感到胸闷、气短,即使给予吸氧,症状缓解也不是很明显。

姜先生说,这时候的郑先生,高烧、咳嗽、讲话都有点困难,心理防线也几乎崩溃,“他给我打电话,长吁短叹,说自己可能回不来了!”

在疫情暴发前,从加纳回国需要从迪拜或埃塞俄比亚转机。疫情暴发后,所有航班都停航。怎么回国?通过国内有关部门协调,最终商定独自包机回国。

姜先生在网上联系了SOS国际援助中心,那边确定可以提供包机服务,费用算了一下,需要270万元(其中100万元由保险公司承担)。姜先生介绍,5月份,在国外的很多中国人都买了一种“疫情险”,2580元一份,确诊了保险公司赔付100万元,郑先生也给自己买了一份。

支付费用后,加纳时间(比北京时间晚8小时)7月9日下午3点,飞机接上郑先生起飞了。这是一架小飞机,机上除了三名机组人员,还有3名医护人员为郑先生提供服务。北京时间10日18点30分,飞机抵达萧山机场。整个飞行时间,达到35小时。

到了国内,郑先生的体温37.6度,有咳嗽咳痰症状,直接经120转运至杭州市西溪医院隔离治疗。7月11日,咽拭子检测结果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

近年来,非洲已成为我国最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之一。中国商人在非洲的投资,给当地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也促进了当地工人的技能培养。当地政府对中国商人越来越友好,投资政策上的优惠越来越给力,就连移民局在办理相关文件时也给予很多便利。

在一系列利好政策的推进下,到非洲投资的中国企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浙商,远赴非洲开创自己的事业。

记者从台州市侨联了解到,在加纳的台州人有2000多人。他们主要从事贸易或者办厂,办厂的大多从事生产建筑材料,挖金矿的比较多。

加纳当地时间7月12日,加纳卫生部发布最新新冠肺炎疫情通告:新增41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619例治愈;累计确诊数从原来的23834例上升到24248例,死亡135例,19831例治愈,现存病例4282例。

姜先生说,疫情暴发之后,在加纳的台州人生意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赚钱重要,生命更重要,大家防护措施都做得很足,出门都戴口罩,也不聚餐了。像他们的公司,每10天就会让员工去做一次核酸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