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多数人眼中,非洲是一个既穷又落后的地方。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国家,也与发达两个字无缘。在历史上,甚至一度沦为殖民地,任由列强压榨,虽也有反抗过,但效果微乎其微。

在非洲西部,有一个国家叫加纳。它西邻科特迪瓦,北接布基纳法索,东毗多哥,南濒大西洋,海岸线公里。这个小国家虽然以农业为主,但国家的经济支柱却是黄金、可可和木材三大传统出口产品。

有黄金资源固然是好事,但也正因为如此,历史上的加纳备受欺凌。古加纳王国建于公元3~4世纪,其版图在今天的马里和布基纳法索一带。到13世纪时,阿坎族的古昂人、芳蒂人和特维人,埃维人都来到这里安家,不断与当地人融合,也就形成了阿丹西、阿夸穆、邓克拉、芳蒂、阿散蒂等小邦。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现在的加纳共和国领地是当时的加纳王国遭马里帝国入侵衰亡后,南迁而来的。也正因为内乱不断,才让外地有了可乘之机。

时间回到15世纪,葡萄牙殖民者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加纳海岸,并且发现了此地丰富的黄金矿藏。这下可彻底打开了殖民者的胃口,随即建立第 一个殖民堡垒埃尔米纳,之后的阿克西姆、阿克拉等要塞也顺理成章的建成。

葡萄牙开始疯狂的掠夺黄金、象牙,甚至肆无忌惮的贩卖奴隶。毋庸置疑,殖民者的不断发展,让这里变得繁荣,黄金海岸的称号也由此而得名。

葡萄牙只是开始,后来的英国更加暴虐。英国和葡萄牙不一样,它直接设立总督进行统治,把这里的开采权全部拿捏在手中。作为一个侵略者,丝毫没有羞耻感,而是满满的自豪和满足感。这也就导致当地居民的反抗,正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1949年,新中国成立。加纳在这一年也实现了完全自治,1951年加纳共和国成立,由恩克鲁玛首任总统。从加纳的历史沿革来看,与中国的某段历史是很相像的。这样的两个国家就像两个人,因为某一段相似的经历,而有了一种奇妙的亲近感。

所以,两个国家建交,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两个国家也有不同之处,加纳因为国内一直处于“乱”的状态,在经济建设这方面,显得十分落后,即便是想要发展,那也是有心无力。这样的状态久了之后,与中国这样的大国差距也就天壤地别了。

中国素来是一个礼仪之邦,不会趁人之危,更不会因为富贵和贫穷而区别对待自己的朋友。加纳因为实在太贫穷,而被联合国认定为“最不发达的国家”。即便是这样,中加之间的关系也一直保持得很好。

虽然加纳有丰富的黄金资源可以开采,而且可以一直出口来拉动国内的经济,但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的金融海啸面前,依然是那么不堪一击。黄金,可可等耐以生存的资源,一夜之间变得不值钱了。陷入赤字危机难以自拔的加纳,只能申请加入“重债穷国倡议”。

越是困难的时刻,越能看出谁才是真朋友。在加纳要“破产”的关键时刻,中国大方的拿出了670亿进行援助。这笔外汇借给加纳之后,才得以生存下来。不仅如此,中国还力所能及的帮助加纳国内进行供水、供电、房建、路建、桥建和打井的基础建设。

正所谓礼尚往来,方是君子之交。中国伸出了援手,帮自己度过了难关,甚至现在还过得不错。作为回报,加纳把储存量大约有15亿吨的铝矾土开采权交给中国。要知道,这可是一无价之宝,我国对于铝矿需求是很巨大的,况且还是如此优质的铝矾土资源,比我们国内的要好很多。

要按照市场价值来算的话,加纳给出的这一回报高达5600亿美元,而对于中国来说,这已经不能单纯用金钱来衡量了,说是无价之宝,一定也不夸张。

加纳把有情有义这个词语,解释得淋漓尽致。国家与国家之家如此,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也是如此。一味的索取不会换来长久的朋友,礼尚往来才是君子之交的精髓。